首页科技热点奇闻推荐奇趣

河南省一退伍老兵流落街头乞讨【悲剧】

奇闻007手机版 A+ A-  2011-09-11 16:08

  老人坐在台阶上,面前铺着一块白布,上面用黑笔醒目地写着:“求助……”这是9月6日上午,记者在乌鲁木齐铁路近附近五一商场旁看到的一幕。

  老人叫李如敬,曾参加过“两弹一星”试验的后勤保障工作,今年6月因车祸住院,已经花费6万元医药费,现无钱继续医治,只好上街求助社会好心人。有人建议他去新疆国际会展中心门口乞讨,那里人多。老人说:“我明白事理,那儿外国记者多,我不能给中国丢脸,因为我是退伍军人。”

  闹市中的乞讨老人

  当日,记者在现场看到,老人和面前的带字白布吸引了不少市民围观,有人拿起他脚边的身份证和《退伍军人证明书》看几眼又放了回去。

  老人告诉记者,他叫李如敬,来自河南省永城市龙岗乡,是一名参加过“两弹一星”后勤保障工作的退伍军人。今年6月8日,他和老伴卖完菜骑着电动三轮车回家时,在路上不幸被一辆越野车撞倒,致使老人的右小腿血流不止,老伴则当场昏了过去。肇事司机吓得束手无策,路人见状急忙拨打了120,夫妇俩被送至新疆医科大学第五附属医院。随后,肇事司机的母亲赶到医院,声称为他们交了住院押金,将肇事司机的电话和地址留下后就匆匆离开了。“做完检查后我才知道,肇事司机的母亲只交了4000元押金。”李如敬说。

河南省一退伍老兵流落街头乞讨【悲剧】
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
  

  经过检查,李如敬的右小腿血管破裂、腰椎间盘突出,他的老伴被撞成轻微脑震荡,两人均需要住院治疗。从6月8日住院以来,老人共花去6万余元医药费。这不仅花光了老两口的所有积蓄,还欠了5000元外债。

  肇事司机表示自己没钱给他们再付医药费。眼看着无力再承担治疗费了,李如敬的儿女只得为他们办理了出院手续。“现在我右腿还总是感到麻木,老伴也经常喊头疼,记不住事。”李敬如说,他们住院期间儿女们也分担了不少费用,但是他们的家境也都不宽裕。为了能治好病,不再给儿女增加负担,他只得出来乞讨,但是他并没有把乞讨的事情告诉家人。

  在李如敬看来,自己的行为不是乞讨而是“摆摊”。从9月5日上午“摆摊”以来,第一天只收到60多元捐助款。期间,有不少人怀疑老人在行骗,质疑他当兵的时间和“两弹一星”的时间不相符。面对这些怀疑,老人坚定地说:“这我不怕,事实就是事实,咋样问,我都不怕。”

  回首从军岁月

  李如敬说,1968年3月,他应征入伍到了甘肃省酒泉市,经过一个多月的新兵训练,被分到当时的某部(老人在叙述中有确切部队番号)成为一名特种工程兵战士。到部队后没几天,他跟随部队到了距离酒泉市很远的一个基地。“我们坐了几个小时汽车才到达目的地,那里方圆几百里都见不到一个人。”李如敬说,开始他并不知道到这里要干些什么,每天就是扛着钻头在山上打洞,然后在这些山洞里储存水和粮食。除了开山洞,他还和战友们一起用土堆假山从而改变地形。

河南省一退伍老兵流落街头乞讨【悲剧】
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

  在该基地服役了两年半,李如敬亲眼目睹过一些壮观的试验场面。“我们离得很远,并不知道怎么回事,只看到火光和烟雾冲向天空。”李如敬说,观看试验时所有战士都要趴在地上,用手捂住耳朵。回忆当初的经历,李如敬不顾腿伤匍匐在地演示了一遍。1970年底,某部在酒泉基地完成工作任务,迁到了其他地方。1971年,李如敬服役期满回到家乡当了一名“村干部”。2008年,河南省民政厅给李如敬办理了《河南省优抚对象抚恤金补助金领取本》,如今他每个月会领到230元优抚金和农村居民最低生活保障金60元,这是他和老伴的全部经济收入。

  李如敬说,他一共有4个孩子,其中有3个孩子在乌鲁木齐,还有一个在老家。目前,老大和老四在乌鲁木齐做小生意,老二在河南老家务农,老三也在乌鲁木齐打工,并且身体不好。

  2004年,为了帮儿女们照看孩子,李如敬来到乌鲁木齐,并在二宫体育馆附近租了一间民房。最近几个月,已经没钱交房租了。李如敬说,除了给儿女们带孩子,他和老伴平时还卖菜、捡废品赚点小钱贴补家用。“儿女们也都是租房居住,家境也不富裕,我想挣点钱帮他们减轻负担。”李如敬叹了一口气说。